宣教园地
学习资料
先进典型
廉政文化
警钟长鸣
 
 
 
先进典型    
当前位置: 首页 >> 宣教园地 >> 先进典型 >> 正文
朱镕基人情世界的冷与热(上)
来源:   日期:2016-09-06  浏览次数:

 

——本刊专访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谢孝明博士

 

    最近参加纪念岳麓书院成立1040周年纪念活动的该院毕业的谢孝明博士(现为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以下简称“谢”),对湖湘文化的研究颇深,对湖南乡邦文献涉猎颇多,对家谱等家族文化亦多有个案研究,本刊曾就长沙朱氏家族的慈善传统采访过他。这次本刊总编、记者汪太理(以下简称“记”)又与他聊起了长沙朱氏家族当代杰出的代表——前总理朱镕基在人情世界的为人处世的风格。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人情社会。在今天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人情社会更是复杂多样,生态万千。如何正确处理人际关系和人情事务,已成为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很多贪官就是倒在人情之下。在如何对待人情方面,被世界公认的政坛硬汉朱镕基给我们做出了表率。他在处理人情社会关系上所表现的冷与热、刚和柔、情与法、义与利的辩证统一,对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人情”文化进行了扬弃和发展。他的事例给我们诸多借鉴和启示,他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效法。

 

对贪官污吏铁面无私、嫉恶如仇

 

    记:前总理朱镕基以铁腕治吏著称,他这样做,是基于他对腐败危害的清醒认识,他在任期间的反腐败言论掷地有声,具有很强的震慑力。

    谢:确实如此。朱镕基对贪官污吏是铁面无私、嫉恶如仇、极端痛恨的。之所以如此,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清醒地认识到了腐败不仅破坏国家的经济建设,而且关乎党的生死存亡和国家的前途命运。19937月,在全国财政工作会议和全国税务工作会议上,他就强调:“不在全国开展反腐败,我们就无法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同年同月,他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讲话中也强调指出:“如果我们再不反腐败,什么工作都谈不到了。”在谈到腐败关乎党的生死存亡和国家的前途命运时,他认为,如果一个党的腐败积累到了一定程度,那么这个党的先进性与执政的合法性就会完全丧失,党就会变质并丧失执政地位,甚至直接走向“土崩瓦解”,国家的前途也会变得一片黯淡。他曾反复强调这一观点。例如,1998324日,刚刚就任国务院总理,他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就讲到:“要从严治政,不怕得罪人。从严治政,要严格一点,不能随便就放过了。这不是放过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问题,否则我们国家的命运就‘放掉’了。”他也清醒地认识到官场“关系学”的危害,针对一些同志当“太平官”,做“老好人”,不愿得罪人的现象,他严肃指出:“现在我们的‘关系学’太多了,大家不愿意批评了,讲情面、讲关系,怕‘穿小鞋’,这样下去,我们党和国家的事业是要断送的。”

    记:在他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总理时期,腐败已相当猖獗。在人们的记忆中,作为国务院领导的他,从不回避现实,真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精神。

    谢:朱镕基从不讳言贪腐形势的严重性。早在19956月,时任副总理的朱镕基在给中央直属机关上党课时就指出“腐败问题非常严重”,主要表现是:“贪污,行贿,触目惊心;道德败坏,廉耻沦丧;帮派拉拢,结党营私。”19983月,他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最近,中纪委派出巡视组到一些地方和部门进行检查,查出了不少问题。我就想不到,有些领导干部,其中很多人还是我的老朋友,怎么这么无法无天,哪儿还有半点公仆的气味?!”点出“老朋友”三个字,并严厉诘责对方,表现了他不偏亲不徇私不留情、嫉恶如仇的性格。19989月,朱镕基视察九江大堤时,看到质量低劣的工程,他怒斥九江大堤是“豆腐渣工程”,是“王八蛋工程”。这一高声怒骂,被奉为“经典国骂”。此后,“豆腐渣”成了劣质工程的代名词。1999年,他在看到有关“豆腐渣工程”的材料时,又气得拍案而起,说道:“如果千里长江大堤质量大抵如此,则中国危矣,而我等均该骂名千古……一撮蛀虫公然克扣国库公帑,置百万人民生命于不顾,政府诸公视之无睹,国法何在?公理难容!”基于这种愤怒和痛恨,朱镕基指示,“对大案要案的犯罪分子要抓起来,依法处理,该判刑的判刑,该枪毙的枪毙”。为此,他还讲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第一大反腐案件:“新中国成立初期要不杀刘青山、张子善怎么得了?现在的情况要比刘青山、张子善那个时候严重得多,再不处理怎么行?当然,人地位越高,处理起来越难;但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就是要攻一攻。”为了遏制腐败,他甚至抱定要与腐败分子同归于尽的决心。1995年,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因腐败问题被查处,副市长王宝森畏罪自杀。朱镕基得知后极为震怒,提出:“查处腐败,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绝不能姑息养奸,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自己一口,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针对某些有背景、有后台、有地位、有权势的人,朱镕基在1998年曾两次强调:“不管有什么特殊背景的人,不管是谁,我们都不怕,头可断,血可流,原则不能丢。”在他的铁腕反腐推动下,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我党加大了对腐败问题的惩处力度,包括胡长清、成克杰、王怀忠在内的一大批省部级干部被查处、判刑,有的被判处死刑,对廉政建设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对部属开诚布公、严而有情

 

    记:举凡政治家、改革家,大都既有霹雳手段,又有菩萨心肠。但人们往往对其为政的霹雳手段印象深刻,对其菩萨心肠则认识不足,其实朱镕基总理也有铁汉柔情的一面。

    谢:朱镕基对部属开诚布公、严而有情。他作风务实,反对浮夸,告诫下级要“做清白的人,做干净的人,说老实话”。在工作上,他要求部属恪尽职守,敢于说真话。1998324日,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他就非常坦诚地说:“请同志们对我放心。我当时可能会跟你们发脾气,跟你们争,甚至说一些很难听的话,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是不愿意改,而是改不了了。但是,我这辈子只是被人整,从来没整过人。所以,你们都要变成这样的人,不仅敢于得罪像我们这样的领导,还要敢于得罪下面的人。不然,国家纪纲是树立不起来的。我对你们高度信任,我不担心你们打击报复,我担心你们不敢得罪人。你们首先要敢于得罪我们,其次要敢于得罪你们管的人,要把他们管起来。”他还说:“我这个人气量不大,很容易发脾气。但我从来不整人,从不记仇。相反,对于那些敢于提意见的人,敢于当面反对,使我下不来台的人,我会重用他。”这被视为朱镕基四大经典语录之一而广为流传。他说到做到。财政部副部长刘积斌为了发国债的问题和他争得很厉害,但他认为刘积斌很正直,很有能力,仍推荐他担任国防科工委主任。

    记:有道是宰肚里能撑船。要做到这点,除要有气量,还要有责己的自知之明。

    谢:朱镕基喜欢当面批评干部,而且言辞激烈,让人下不了台。然而,事情过后,他就不计较,该提拔的提拔,该重用的重用。2001年年初,他在一个全国会议上对国家计生委主任张维庆严词批评,事后张维庆致信表示诚恳接受。朱镕基答复说:“我身为总理,实不相称,平生缺失,点滴自知。上次会上失态,并非对你,实为有感而发,然大失分寸,至今歉疚在心。”点滴小事,足见其博大的胸怀。

    朱镕基曾自我检讨过性格很急躁,对部属要求过严,但是,这只是他的一方面。他“很和蔼、很慈祥、很幽默”,是一位长者的另一面。19983月,他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提出要通过“奋发图强,励精图治,把政府建设成一个廉洁的、高效的、廉价的政府”,但他并不因此而漠视公职人员的工资待遇和生活条件。20011月,他在讲话中讲到了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地区的高薪养廉经验,讲到了香港特首的退休生活和新加坡公务员的高工资。他认为:“总要使我们的‘薪俸’有助于公务员保持廉洁的作风吧,总得有一个机制来保证、促进他们养廉吧。”“增加公务员工资,有利于他们安心工作,也有利于减少腐败现象。”之前的2000年,政府已经拿出了六百亿来给公务员涨工资,涨了30%。“提高工资,除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外,还能提高他们的自尊,提高公务员的工作积极性。”这就是朱镕基的严而有情,具有人文关怀和人道精神。

 

对人民俯首甘为孺子牛

 

    记:如果说对部属的严格和关爱体现了一个政治家情的一面,那么,对人民大众的态度如何,就更是检验一个政治家执政宗旨高低的一把标尺。朱总理在这方面做得如何,请您谈谈。

    谢:朱镕基对人民怀抱一颗赤子之心,甘为人民孺子牛。他对部属官员常常面折人过,不留情面;对贪官污吏更是痛恨至极;但他从来不对老百姓发火,不对老百姓作威作福。他常常告诫自己和部属:“要牢记自己是人民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能搞特殊化。”

    为了了解民间疾苦、百姓困难和他们的心声诉求,朱镕基高度重视信访工作和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报道。199510月,他说老百姓信访反映的情况,“只要有5%符合事实,也是很好地了解情况的渠道。”19992月,他在听取信访工作汇报后特别指出:“我们还是要提倡来信署名。要严格规定,对打击报复的,不但要让他丢官,还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20002月,他在看望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工作人员时,强调信访工作是民意的“寒暑表”,是政策的“调节器”,是我们与群众联系的“民意窗”。朱镕基日理万机,但仍然坚持接收人民来信。在担任副总理和总理期间,他每年收到一万多封人民来信,每个月大概会收到800封人民来信,总是尽可能批复。此外,他要求警卫系统“一定不要封路”,还告诉司机,遇到“拦轿喊冤的”,“一定要停车”。

    记:朱镕基特别重视对民情民意的了解,因此对老百姓的呼声是千方百计予以回应,时刻把人民群众的冷暖挂在心上。

    谢:2003127日,朱镕基在卸任后谈到他之前看《焦点访谈》时的感想,表露出他对人民的关切之情。他说:“我过去几年里每晚一定要看《焦点访谈》,我觉得作为总理,如果不去关心人民的疾苦,我当什么总理!我看完后必定打电话,不是打给部长就是打给书记。尽管我知道打电话只是针对几个农民或者几个老百姓的问题,我觉得好受一些,大事办不了,办了一点小事也好。有时也不想打电话了,反正这种事情很多。但转念来一想,我还是要打。我希望同志们今后还像我在位的时候一样,重视来自人民群众直接的投诉、直接的呼声,帮他们解决问题,哪怕只是一个人的投诉,一封人民来信,哪怕就是为了这一个人。”

    有一件事最能说明朱镕基对贪官污吏和人民群众所持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他曾为一些干部的不负责任而动怒,甚至拍过桌子。这种对人民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却被西方媒体所误读,朱镕基在回应这件事时说:“桌子是拍过,眼睛也瞪过……板凳绝对没有捶过……至于说我这样做是为了吓唬老百姓,我想没有一个人相信这种说法。我从来不吓唬老百姓,只吓唬那些贪官污吏。”正因为朱镕基对人民怀抱一颗赤子之心和甘为人民孺子牛的精神,因此赢得了人民的爱戴和拥护。(执行-本刊记者 汪太理)

 
版权所有:太原理工大学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迎泽西大街79号 邮编:030024 2003 晋ICP证020029号
http://www.tyut.edu.cn Email:xiaoban@tyut.edu.cn